问题描述:

(2008年广东卷)阅读下面的文字,完成1―4题。 诗与直觉 朱光潜 无论是欣赏或是创造,都必须见到一种诗的境界。这里“见”字最紧要。凡所见皆成境界,但不必全是诗的境界。一种境界是否能成为诗的境界,全靠“见”的作用如何。 诗的“见”必为“直觉”。有“见”即有“觉”,觉可为“直觉”,亦可为“知觉”。直觉必须是对于个别事物的知,“知觉”必须是对于诸事物中关系的知,亦称“名理的知”。例如,看见一株梅花,你觉得“这是梅花”,“它是冬天开花的木本植物”,“它的花是香的,可以摘来插瓶或送人”等等,你所觉到的是梅花与其他事物的关系,这就是它的“意义”。意义都从关系见出,了解意义的知都是“名理的知”,都可用“A为B”公式表示出来。认识A为B,便是知觉A,便是把所觉对象A归纳到一个概念B里去。就名理的知而言,A自身无意义,必须与B、C等发生关系才有意义。我们的注意不能在A本身停住,必须把A当作一块踏脚石,跳到与A有关系的事物B、C等等上去。但是所觉对象除开它的意义之外,尚有它本身形象。在凝神注视梅花时,你可以将全副精神专注于它本身的形象,就像注视一幅梅花画似的,无暇思索它的意义或是它与其他事物的关系。这时你仍有所觉,这就是梅花本身形象在你心中所现的“意象”。这种“觉”就是克罗齐所说的“直觉”。 诗的境界是用“直觉”见出来的,它是“直觉的知”的内容而不是“名理的知”的内容。比如说崔颢的《长干曲》,你必须在一顷刻中把它所写的情境看成一幅新鲜的图画,或是一幕生动的戏剧,让它笼罩住你的全部意识,使你聚精会神地观赏它,玩味它,以至于把它以外的一切事物都暂时忘去。在这一顷刻中你不能同时起“它是一首唐人五绝”、“它用平声韵”、“横塘是某处地名”、“我自己曾经被一位不相识的人认为同乡”之类的联想。这些联想一发生,你立刻就从诗的境界迁移到名理世界和实际世界了。 这番话并非否认思考和联想对于诗的重要。作诗和读诗,都必用思考,都必起联想,甚至于思考愈周密,诗的境界愈深刻;联想愈丰富,诗的境界愈完美。但是在用思考起联想时,你的心思在旁驰博骛,决不能同时直觉到完整的诗的境界。思想与联想只是一种酝酿工作。直觉的知常进为名理的知,名理的知亦可酿成直觉的知,但决不能同时进行,因为心本无二用,而直觉的特色尤在凝神注视。读一首诗和作一首诗都常须经过艰苦思索,思索之后,一旦豁然贯通,全诗的境界于是像灵光一现似的突现在眼前,使人心旷神怡,忘怀一切。这种现象通常被人称为“灵感”。诗的境界的突现都起于灵感。灵感亦并无神秘之处,它就是直觉,就是“想象”,也就是禅家所谓的“悟”。 一个境界如果不能在直觉中成为一个独立自足的意象,那就还没有完整的形象,就还不成为诗的境界。一首诗如果不能令人当作一个独立自足的意象看,那还有芜杂凑塞或空虚的毛病,不能算是好诗。古典派学者向来主张艺术须有“整一”,实在有一个深埋在里面,就是要使在读者心中能成为一种完整的独立自足的境界。 (本文有删改) 1.根据文意,下列说法错误的两项是(  )(  ) A.事物之间存在着联系,从事物间的联系中概括出来的意义,都不属于“直觉”。 B.“知觉”可用“A为B”的公式表示,就“名理的知”而言,A自身没有意义。 C.“‘直觉的知’的内容”的获得并非易事,全靠读者的思考与联想来完成。 D.灵感就如同禅家所说的“悟”一样,常常突现于眼前而非艰苦思索的结果。 E.在古典派学者看来,“独立自足的境界”应当包含在艺术须有的“整一”之中。 2.下面对诗的赏析,符合“直觉的知”的一项是(  ) A.在欣赏《诗经・蒹葭》时,注意到了韵脚变化和重章叠唱的特点。 B.在欣赏曹操《观沧海》时,领悟到了诗人当时的志向与理想。 C.在欣赏杜甫《望岳》时,感觉到了泰山的巍峨高大、雄伟壮丽。 D.在欣赏白居易《钱塘湖春行》时,体味到了西湖深厚的文化积淀。 3.在“诗的境界”形成的过程中,只能有“直觉的知”而不能有“名理的知”。这种说法正确吗?为什么?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种说法不正确。因为在“诗的境界”形成过程中,思考与联想必不可少;通过思考与联想,“直觉的知”可进为“名理的知”,“名理的知”也可酿成“直觉的知”。 4.“见”升华为“诗的境界”涉及哪些方面的内容?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

网友答案:
1.C   D 2.C 3.这种说法正确。因为诗的境界是用“直觉”见出来的,它是“直觉的知”的内容而不是“名理的知”的内容。“直觉的知”常进为“名理的知”,“名理的知”也可酿成“直觉的知”,但决不能同时进行,直觉的特色尤在凝神注视。 4..①由“见”到“直觉”,并依靠“直觉”发现“诗的境界”;②处理好“直觉的知”与“名理的知”的关系,二者不能同时进行;③重视“灵感”在“诗的境界”形成过程中的作用;④强调“独立自足的意象”在“诗的境界”形成过程中的作用。 解析: 1.本题考查筛选信息、理解文意的能力,能力层级为C级。C项信息来源于第二段,“全靠读者的思考与联想来完成”与文中“在凝神注视梅花时,你可以将全副精神专注于它本身的形象,就像注视一幅梅花画似的,无暇思索它的意义或是它与其他事物的关系。这时你仍有所觉,这就是梅花本身形象在你心中所现的‘意象’。这种‘觉’就是克罗齐所说的‘直觉’”不符;D项“而非艰苦思索的结果”与原文第四段中的灵感是“都常须经过艰苦思索”相悖。ABE项说法正确。AB项的说法见本文第二段,原文说:“直觉必须是对于个别事物的知,‘知觉’必须是对于诸事物中关系的知,亦称‘名理的知’……意义都从关系见出,了解意义的知都是‘名理的知’,都可用‘A为B’公式表示出来。认识A为B,便是知觉A,便是把所觉对象A归纳到一个概念B里去。就名理的知而言,A自身无意义,必须与B、C等发生关系才有意义。”E项的说法见文章最后一段。 2.本题考查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的能力,能力层级为C级。解答本题,首先要明确作者所说的“直觉的知”的内涵和外延。其次,要明确“直觉的知”与“名理的知”的联系与区别。作者认为,直觉是对个别事物的知。例如,看见一株梅花,你可以将全副精神专注于它本身的形象,就像注视一幅梅花画似的,无暇思索它的意义或是它与其他事物的关系,这就是梅花本身形象在你心中所现的“意象”。这种“觉”就是“直觉”。“名理的知”必须是对于诸事物中关系的知,例如,看见一株梅花,你觉得“这是梅花”,“它是冬天开花的木本植物”,“它的花是香的,可以摘来插瓶或送人”等等,你所觉到的是梅花与其他事物的关系,从种种关系中见出它的“意义”,了解意义的知都是“名理的知”。再结合第三段进行判断,可知,A项的“注意到了韵脚变化和重章叠唱的特点”,B项的“领悟到了诗人当时的志向与理想”,D项的“体味到了西湖深厚的文化积淀”,都属于“名理的知”。而“在欣赏杜甫《望岳》时,感觉到了泰山的巍峨高大、雄伟壮丽”只是感觉到了泰山本身,这无暇思索它的意义或是它与其他事物的关系,这就是泰山本身形象在你心中所现的“意象”,所以符合“直觉的知”。 3.本题考查理解文中重要概念、理解句子的含意和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的能力,能力层级为B级和C级。解答本题,先要从整体上把握文章的基本观点,然后进行概括。作者的观点在第三段:“诗的境界是用‘直觉’见出来的,它是‘直觉的知’的内容而不是‘名理的知’的内容”,而解答本题的主要信息来自第四、五两段。第四段:“但是在用思考起联想时,你的心思在旁驰博骛,决不能同时直觉到完整的诗的境界。”“直觉的知”与“名理的知”“决不能同时进行,因为心本无二用,而直觉的特色尤在凝神注视”。第五段:“一个境界如果不能在直觉中成为一个独立自足的意象,那就还没有完整的形象,就还不成为诗的境界。”考生在作答时,对题干的解读存在两种可能:第一,从文本出发,遵循作者的观点来作答。第二,考生读后因自己的体悟与文本有出入,这就形成了正确或不正确的判断。但无论哪种判断,都要有据。 4.本题考查学生筛选并整合文章的信息、归纳内容要点和概括中心思想、分析概括作者在文中的观点态度的能力,能力层级为C级。作者开头就指出:一种境界是否能成为诗的境界,全靠“见”的作用如何。那么,“见”如何升华为“诗的境界”?作者认为,诗的“见”必为“直觉”。诗的境界是用“直觉”见出来的。读一首诗和作一首诗都常须经过艰苦思索,思索之后,一旦豁然开朗,全诗的境界于是像灵光一现似的突现在眼前,使人心旷神怡,忘怀一切。“升华”的关键过程概括为:直觉――思索――顿悟。
相关阅读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