霹雳幽灵箭

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5-12-11

上篇 不知名
初入江湖

我怎么会叫“不知名”的?出来便在齐天殿四处瞎逛,暂时懒得进大殿。发现左边佛像下有个小贩,别的也没什么好玩的事,遂进入大殿。宝座上正坐为武林盟主,左右分列当世道君与圣贤诸,座前还站着魔魁之女,上前听他们的劳什子对话,大意是魔魁之女提出要将老弱妇孺送到海鲸岛上去避祸,众人怀疑她另有所图,当世道君建议要以其子非凡公子为质,魔魁之女流泪答应,看来好像挺无辜的,反正我是相信她了。
盟主见我上前,颇是欣喜,便开始大拍马屁,我耐着性子听完,转身便走。出了大殿,门口的守将告诉我,拒生郎(这厮又是谁?好像我应该认得一样。)已把非凡公子带到齐天殿大门处等着我了。尚无兴趣,也无MONEY去小贩处买东西,遂直接出殿。在大门处果然遇到了那两人,拒生郎是将非凡公子带往(该是“押往”才对)大汗之野去的。假装与他熟稔,闲聊了一阵,然后各奔东西。
出了齐天殿,外面守着两个奇形怪状的家伙,一个叫秦假仙,另一个叫业途灵,看样子像武林中的“包打听”一类的人物。记点他们说的江湖常识,有时候也挺管用的。接下来该回家了,可我家在哪?只好满处逛,路上还有些蜘蛛、蜈蚣一类的毒物,暂不打它们,因为已发现了硫璃仙境,该是自己的家了。
门口无难佛像个管家,屋里没人,父亲正躺在右边草地上的一辆小车里,昏迷不醒,旁边有空劫神僧在陪他,据说“枫岩”可以治好父亲的伤,那东西只有在西丘才有,可以去问云岫君。在屋里往了一宿,翌日,抖擞精神准备踏上征途 。
不料在门口又遇上了秦假仙与业途灵,提醒我说野外西南方有个怪隐迷洞可以练功;还有是硫璃仙境里埋有一些宝物,听其指点,果然在右下方花丛的发光处得到了“鹤顶针”、“青龙绿袋”和“朱雀红袋”,跟炼炉有关,绝对是好东西。
既然西南方有地方可以练功,那就先去呗。等等……听说武林中有一秘笈叫什么“FPE50”,修练之后可增数甲子功力,那么练功还有什么必要?嘿嘿,想不到我也有些秘笈罢?先修改目前经验值,可以进洞去杀敌人了。咦,这些小毒物怎么都那么弱,与我的攻击力简直不在一个挡次上!是不是不需要用FPE了? ———咳,绝世神功,不练白不练!经验值狂升后,等级也一下子提到了30多级,哈,可以找个敌人祭刀了!———有没有搞错?敌人的生命值怎么比我还高那 么多,打起来反而费劲了!这怪隐迷洞容易出去,只好不断用“逃走”命令,倒 也总能成功,什么“不屑欺负弱小”,谁是“弱小”?好不容易逃出,想想心中 实在不甘,又发现周围不只一个山洞可以练功,有两个宝迷洞里面还有颇多宝箱 ,遂再次返身杀入,这次可是它们逼我的,只好放弃修改经验值的办法、直接修 改等级了。待到找到了等级的地址,不好意思改太多,就125级算了(很久以后我 才知道,武林中的最高等级也不过60级而已)。这下应该天下无敌了罢?找个敌 人!那家伙根本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,立马完蛋。于是又找了几个敌人,七、 八万点的,全是一招毙命,人多时用一招“不凡圣功”就统统扫平了。在狰狞地 笑了一阵后,我想可以肩负起振兴武林的重任了。
当然,洞里的以及野外的宝箱,最好先都拿了,其中有些宝物还是很有用的 。例如在一个宝迷洞里有柄“震天神剑”,攻击力极高,可以装备一下。

除魔受挫

向西丘进发,想起物品中有张地图,一使用,整个武林势力分布一目了然,怎么开始没发现?西丘云雾笼罩,竟升腾在半空之中。门口几个魔卒,每人也就千把点,还不够我塞牙缝的,看来除了那些怪物的数值因我的修改而相应增加外,其它人物的数值还是没变,这点设计可太好玩了!
上西丘见到云岫君,据其说“枫岩”在西丘西面一个很秘密的地洞里,该洞名唤“盘天洞”,洞中奇热难当,若根基不够,恐有去无回。木尾右边的蚁天海殇君不必理他。盘天洞的入口就在木尾西侧的花丛中,仔细点不难发现。
进去后还不是盘天洞,是一个翻板机关阵,跟《仙剑》中的某个迷宫有点像,虽然出口就在左上方,可得先把那些踏板都给踩遍了才行。阵尾有一美貌女子,令我怦然心动。伊却转身跑了,还“回首一笑百媚千黛”,进洞去找!
盘天洞作为迷宫,还不算太复杂。在左上方我终于找到了BOSS,居然就是那女子!而伊竟是什么黑寡妇蜘蛛精,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看来这至理名言倒是一点不错。轻轻伸个指头就摆平了那妇人(小心伊的幻术),可是一大意,居然中了蜘蛛精的剧毒,罢了,“枫岩”已到手,毒总是能够解的。出来见到了云岫君,却毒发倒地。昏迷数日方才醒转,据云岫君讲,我身上的毒要“灵心草”才能化解,而灵心草是道家至宝,只有当世道君才有,得到灵心草后还必须要以云岫君的独门内力辅助才能化解剧毒。
性命要紧,我匆匆赶回齐天殿,却空无一人,原来还得先去趟琉璃仙境,将“枫岩”交给空劫。这时,有个叫神秘女郎的女子出现了,她指出那“枫岩”是假的,并愿陪我去求解药。咦,有戏!只是叫她“前辈”未免也太别扭了点……当下精神大振,携该女直奔齐天殿,从当世道君处讨到了灵心草。然后返回西丘去找云岫君,那老小子果然有阴谋,而且不知为何那灵心草竟成了控制工具“紫针蛊”(不妨挑明了说,我开始怀疑当世道君了),幸好神秘女郎机警,那贼诡计落空。一怒之下打倒了云岫君。获得了真的枫岩,并在神秘女郎的帮助下化解了体内的剧毒。再让她去和海殇君对话,这厮自然开口了。好像“西丘三君”中只有海殇君是好人,云岫君与山涛君都不是什么善类。那厮还作慷慨状,要教我一招“黄沙怒音扬”,稀罕!学了那招也没法用,目前等级不够(?!), 怪哉。
马不停蹄又赶回齐天殿,大事不妙,海鲸岛的老弱妇孺全被吸去了三魂,现在都成了行尸走肉。众口一辞认为是魔魁之女所为,我虽不以为然可也不得不参加围攻。战胜后魔魁之女脱逃,往“猜心园”方向。正待前往,神秘女郎赶到告知大家,海鲸岛之事并非魔魁之女所为,而是七重冥王在捣鬼,他使用夺魂珠吸取了众人的三魂,并嫁祸于魔魁之女,果不出我所料!
于是只得先和神秘女郎南下直扑匪巢魔域。里面简直是一片火海,并布有五行阵。天,我对五行八卦一窍不通,只能硬闯了。其实很简单,收集各牌在踏板上试着用就行了。破阵的密诀是:
火破金 土填金 木破土 火填土 土破水
金填水 金破木 水填木 水破火 木填火
穿过五行阵,再到左上角找到了魔域五将:疯魔乱道、秤命仙、观世局、一花香和补运仙,最多用几招不凡圣功就解决了他们,夺到了夺魂珠,不料这时七重冥王却突然出现。顿时高度紧张,首次面对强敌,自需小心应付———咦,魔 头怎么会那么不中用?后来又一分为五,照样轻松搞定,那七重冥王说了几句场面话随即溜之大吉了,看来随便到外面找只蜘蛛蝎子都比他强!遂得胜班师。进得大殿,和众人商量如何使用夺魂珠。神秘女郎告诉我们,要在极阴之地使用佛的“佛渡天指”神功才能释放出被吸进夺魂珠里的元灵。极阴之地在东北平原上的天河附近,自然只有我去侦察了,而神秘女郎则负责去找元佛。我现在 已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了。
到了天河,果然白雪苍莽。肃杀之地,却突然跳出七重冥王及其手下一班人等,嚷着要抢回夺魂珠,正待出手打发他们———什么,我会打不过他们?那五个家伙加起来都挡不住我一招,而我居然要被他们逼得跳河,天理何在?
———喂,我怎么真朝天河奔去了?好像双腿都不听使唤了。等等,我不会游泳———惨叫声都来不及出口,冰冷的河水已经没顶,我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……
脑海中浮现的最后一句话竟是:
“在天河的柔波里,
我甘心做一条水草。”

下篇 素续缘
伊人伴我行

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。
淙淙的流水把我惊醒,水中倒映出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。我又回复了昔日的我,再不是毛头小子不知名,而是邪魔歪道闻名丧胆的天下第一素续缘了。
耳畔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,原来是元佛前辈救了我,并以佛渡天指助我变回了前身,随道尊与圣夫子也出现了,三位前辈竟然各传了我二十年功力,心中实是感激不已,遂以所学到的佛渡天指释放了夺魂珠中的魂魄,发现自己黄沙怒音扬也会使了。武林多事之秋,那份责任感无法推卸,我只有辞别三教主,继续那 江湖不归路。
回到天河彼岸,正遇上诸魔在欺负一弱女子,便挺身而出,对那帮恶人来说,这回是真的活见鬼了。将他们打得屁滚尿流,算是脱胎换骨之后的小试牛刀吧 。
我就是这么和羽孔雀相识的,当时,伊要去天河旁的佛天洞找“紫邪草”,因为医生说只有这味药才能冶好她婆婆的病。我只有护着芳驾走一遭了。
佛天洞就是附近的一个冰雪洞穴,门口的对联说明里面住的绝非善类,果然一进去就要打不戒僧与力山。然后找紫邪草,一直到左下角才发现。出洞时又遇上了天督地宰,他们是从大汗之野跑出来抢紫邪草的,只好出手赶跑他们。看来外面又出事了……
先去天河旁的小木屋,奄奄一息的婆婆说了一堆什么“紫微根基”的话就站化了,无依无靠的羽孔雀只有陪我闯荡江湖了。

再向虎山行

到琉璃仙境探望了父亲后去齐天殿,有关大汗之野的谣言正在传播,盟主要我去看看,顺便打听一下拒生郎的消息。出门时遇见了神秘女郎,她要把羽孔雀带去调教(说实话,羽孔雀的等级已经比她高了)。不答应都不行,然后又碰到秦、业二先觉,说是大汗之野有一男一女,都是很奇特的人物,还说什么羽孔雀身份特殊,只是我没时间斟酌了。
刚进大汗之野,便与老人和刑婆打了起来,原来是一场误会。大汗之野的犯人都被非凡公子用计放走了,看来魔魁之女的确心机深沉,我险些就把她当好人了。刑婆说出了她的伤心往事,我会为刑婆讨回公道的。在大汗之野转转,找到了拒生郎,他要求加入队伍,随便啦!
到齐天殿去汇报,魔教观世局突然来到,说只有“憾天秘鉴”才能唤出三教主,而此物在青阳子手上,两国交兵不斩来使,观世局虽然嚣张,还是放他回去罢。我又有任务了,准备去南隐的是非小径找青阳子。
刚出门便遇上神秘女郎送羽孔雀回来,路上有伴了。随后又碰上秦、业二人,他们介绍了当今武林各大势力的分布,小五行为东园、西丘、南魔、北大汗、中齐天,大五行为东岛、西宫、南隐、北城、中齐天。还听他们稍稍分析了一下局势,似乎方城之主是个很麻烦的人物。另外,据说南隐住有许多著名高手,尚不知是友是敌。至于字谜阵的一些注意事项,不听也罢,我自信还解得开。
出发到了南隐,那谜题虽有些难,还是被 我试出来了,诗日:
才秀张生叫门开
开门叫生有人来
来人有生先问我
我问先生张秀才
———这算什么歪诗?!踩了一下绿色地砖,可听到机关开动的声音,往右走便看到了一条绿索,当踩钢丝走过去,第一间屋子便是青阳子的家是非小径了。
进去就是不问青红皂白的动手,胜后,青阳子说这事是七重冥王的阴谋,他甚至怀疑父亲在装病。要得到憾天秘鉴,还得答应他的条件,去盘天洞找夜灵珠,至于青阳子要造什么“无敌战龙”,也只能由他了。
拿了猎珠源出来,又与鬼王棺一场遭遇战,将其打败后,这厮悻悻然嚷着要练什么功就跑了。
再上西丘,进了盘天洞后使用猎珠源,前行不远就可以发现夜灵珠了。回到是非小径将夜灵珠交给青阳子,得到了憾天秘鉴,据说此物可以使刀匠亢无后报出真实身份。
先不急着回琉璃仙境,不是说南隐还有许多高手么?不妨见识一下。是非小径右边的紫色小屋叫“不归亭”,里面竟住着乱世狂刀、叶小钗和剑君十二恨这三位绝代高人。江湖传说早已成了如烟往事。这三教传人要验明我的身份,只有刀剑分高下,没想到战胜后三位竟会加入队伍之中,令我甚为高兴。
再旁边的五指洞里住着照世明灯,虽然可将之召入队伍,但他声明会随时离开,闲云野鹤的高人风范,我辈自是望尘莫及。
然后走进下方的一间茅草屋,去拜见黑白郎君。总觉得以“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”为人生格言的人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可是黑白郎君又不像是坏人。又要以试武功为名打上一仗,赢了后他不会立即加入,却提出要再打十次,则无论 输赢都会加入。
赚了黑白郎君后出门,秦假仙与业途灵在外面守候。这一次可不再是提供什么停息,而是要拳脚相向后收为己有。
进南隐时我身边只有羽孔雀、拒生郎二人,如今却是高手如云,足以安排出战的豪华阵容了。
信心百倍地赶回琉璃仙境,空劫哭诉说,在魔教的不断偷袭下,无难佛已经归西。这时魔魁之女母子出现,假惺惺地向父亲问好。我怒火中烧,愤而出手赶跑了他们。之后海殇君来到,自告奋勇要负责父亲的安全,神秘女郎也表示赞成。为了证明他的能力,只有出手试他一试。将父亲拜托给海殇君后,我带着众人去齐天殿复命。
大家商量起如何使用憾天秘鉴来,当世道君说无字天书中有“使用指南”,遂派人从父亲处取了来。此时观世局送来还原水,说是可以还原书上的内容。虽然怀疑,可也只能一试。字迹出现,三教 主也现身了,但他们受了魔咒的控制,已失去神智。一场苦战,侥幸逃生。忽有飞帖至,乃方城之主传言:“ 三六金言,可杀魔魁之女!”“三六金言”是三教九种至阳功夫,这时盟主告诉 我玄羽丹在门口等着。
玄羽丹对我说“黄梧札”可治父亲的病,此物在西丘,要有“魁龄针”才能找到,而魁龄针在北边的蚩族之中,他给了我三颗避毒丹,说在齐天殿等着我。
父亲的病有了治愈的可能,我自然激动不已,风风火火赶往蚩族。随便打赢一个蚩民,就会告诉我“千年不老雷公婴”隐身 在此,除非以御剑术将自己的剑先行插入投剑炉才能使他现身。试剑台是排圆木,我站了上去,居然一下就试剑成功了。雷公婴出现了,此公誓杀鬼王棺,而鬼王棺近日已入了血道天宫。交出了神农古剑和魁龄针后,雷公婴要求加入,就答应老人家罢,不就是去趟血道天宫么?
血道天宫的落日幻影果然厉害,不过贴着上面走倒可以避开它。里面是个挺大的迷宫,我陪着雷公婴气势汹汹地满处找鬼王棺,半个时辰过去了,除了转得头昏外一无所获,只好悻悻出宫。看来的确是找不到鬼王棺了,雷公婴离队而去 。
进入西丘的小屋,使用魁龄针,就可以发现《黄梧札》。拿去齐天殿交给玄羽丹,不料他就是怒天山涛君,《黄梧札》是本武功秘笈,他想用来控制鬼王棺的。——江湖的险恶实在已经历太多,我已经处变不惊了,幸好没吃那三粒避 毒丹,果然是毒药。遂打得山涛君落荒而逃。
进得大殿,一派战前气氛,赶紧存盘。“三六金言”已经齐备,方城之主又有飞帖到来,说三天之后魔魁之女将在魔魁墓前出现。机不可失,除魔在此一战 。
三日后,魔魁墓前之役。三教九大先天与魔魁之女俱伤。非凡公子率众来袭,我只有挺身而出,奋力抵抗。刚刚将之击退,还未来得及松口气,七重冥王又带着魔将前来趁火打劫,只要小心幻术,自可稳操胜券。
回到齐天殿,三教中人经此役后元气大伤。方城之主飞贴不断,又邀盟主三日后到方城相会。
想不到玄羽丹(也就是山涛君了)也在方城,还是座上嘉宾,方城之主一个劲挑拨离间,是何居心?而霹雳幽灵箭竟落在他的手上,实在令人担忧。他甚至请出了意乱神迷的道尊,还建议三教扶植非凡公子,我开始怀疑几天前的那一战全是他暗中策划的了,且用意明显不良。等到介绍玄羽丹时,那老头竟然就是血道天宫的大宫主,两人真是蛇鼠一窝的拍挡。
盟主命我去找亢无后,想到了大汗之野的那位老人,到他面前使用憾天秘鉴,老人表明了身份,他就是亢无后,只是在制造霹雳幽灵箭后已自残双手了。老刀匠送了我两把旷古兵器“无后弯刀”和“天雷罡剑”,并道出了幽灵箭的来历 。
致谢后刚离开大汗之野,就听见里面传出叫声,心知不妙,急忙折回。有个叫半魁人的蒙面人正欲劫持亢无后,上前解救,半魁人伤臂而退。随后当世道君出现说要带走亢无后,最多拒绝打一场就是了,如果答应,好像也没太大区别的 。
回到齐天殿,发现圣贤诸手臂竟受了伤(他不是半魅人又是谁?)而当世道君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(谁让他想扮包青天的?)。盟主身边的哼哈二将看来都有鬼,而盟主却浑然不知,还要我去猜心园一探。因方城之主有事要和羽孔雀商量,我只有暂时告别她。
到猜心园后,一过拱桥就遭到五个魔族精卫的攻击,这些家伙善用幻术,倒颇为棘手。好容易才打败了他们,而猜心园房门紧闭,为防有诈,我提议先回齐天殿。
盟主又派我以三教托付者的身份去方城看羽孔雀,顺便查探方城之主的来历,到方城见到了羽孔雀,自有一番依恋。为试试方城之主的武功,我向他邀战,虽然轻易获胜,总觉对方有些隐藏实力。只是羽孔雀却忽然失踪了,一封信上写着要我带“乾中盒”前往魔域交换,过期就要撕票云云。想不到方城之主竟有乾中盒,还交给我带去,只是他为什么那么关心羽孔雀的安危?
心上人被劫,我已失去了镇定,心急火燎赶往魔域救人,
一路杀进去,终于见到了七重冥王,纵有连场恶战,我亦无所畏惧。先是打败了七重冥王及其手下,当玄羽丹赶到后,又与血道天宫的高手们一番厮杀,最后是面对七重冥王与玄羽丹两大魔头的联手,魔域里简直天翻地覆。我方胜利后,玄羽丹和一花香双双出卖了七重冥王,不可一世的冥王终于中暗算而亡。大功告成,只是羽孔雀在哪里?问玄羽丹,他说伊就在魔域门口。再见到羽孔雀,说不出的心疼,我一定要尽毕生之力来好好保护她。
回到齐天殿,方城之主来要乾中盒,当世道君自告奋勇要陪我同去,且看他搞什么鬼。刚到门口,就遇上玄羽丹,而当世道君明显跟他是一丘之貉,原来这厮就是云岫君假扮的。西丘双恶还妄图抢走乾中盒,显然是作梦,出手驱走他们后。神秘女郎又出现了,让我先见盟主和城主,再上西丘找海殇君有要事相商。于是我返回大厅去见盟主,不料盟主却突然对我攻击,勉力抵抗后,一道光射中了盟主,原来盟主已中血烙之毒,故狂性大发,于是送了命,由圣贤诸暂代盟主一职。

风波再起

武林中接连发生重大变故,势必发生力量的重新组合,而渔翁得利者又是谁呢?带着这个疑问我进了方城,城主听到七重冥王与盟主已死的消息,居然很高兴。这下他想马上要回乾中盒,我可不答应了,城主黑着脸送客,且走着看,果然一出方城就遭到了三教元祖与半魅人的围攻,只有再次打败他们。
赶到西丘找海殇君,原来亢无后也在琉璃仙境,由神秘女郎和神秘剑客(这家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?)在保护着他和父亲,从海殇君处得知了屠魔计划的事宜,他还顺便传了黑白郎君“黄沙怒音扬”的根基,并要我快回琉璃仙境。
回到家与亢无后对话,得知克制幽灵箭的武器尚未造好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正在看望父亲,非凡公子与方城之主闯来,扬言要杀死父亲,城主竟向父亲射去了一枝幽灵箭,我都来不及去挡,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我目瞪口呆———父亲不但没死,反而精神抖擞地登场了。计划成功,原来父亲重伤后自封天冥,又以一人三化的功夫分身为神秘女郎(?!)和神秘剑客,终于等到方城之主暴露了真面目———竟然就是魔魁之女!而、而羽孔雀她竟是魔魁之女的女儿、非凡公子的妹妹,器宇公主!便是睛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了。她为了家族,而我为了正义,我们只有站到敌对两边,这样的结果虽然痛苦,可我却毫无选择的余地。这次拔剑真的很无奈,漫天剑雨中,我闭上了双眼……从此正邪不两立,从此情人变敌人,挥洒了那一份愁绪,我只有振作起来应战。虽然获胜,可是心思恍惚之中,却被暗中躲藏的玄羽丹吸走了羽孔雀……
非凡公子以紫邪草可解血烙之秘换得自由与魔魁之女离开,前往血道天宫营救羽孔雀。紫邪草已在我的物品行囊之中,而父亲则隐隐谈到羽孔雀拥有紫薇及朱雀罡性,炼了必定功力大增,可现在我哪还顾得上这些?心中难忘的还是伊人哪!
十日后,圣贤诸带来消息说魔魁之女与非凡公子身陷血道天宫,父亲和我动身去救人,临行前亢无后表示一定会造好克制幽灵箭的武器并亲自送达。
来到血道天宫,正撞上魔魁之女和玄羽丹在争吵。父亲出手破了玄羽丹的幻术,魔魁之女趁机唤出了魔族精卫,迫玄羽丹放了羽孔雀,然而她却突然又向父亲射出了一枝幽灵箭。眼看箭就要射中父亲,羽孔雀却一下扑过去挡在了父亲的身前,我看着箭射中她,看着她在我面前消失,几乎就要疯了。我知道她不愿与我为敌,知道她因无力消除我们之间的怨仇而甘愿牺牲自己……圣贤诸带来了克制幽灵箭的武器,我一把抓住,不顾一切就冲了过去,但魔魁之女地却逃进了乾中盒。这时玄羽丹又让海殇君中了血烙之毒,西丘三君联手对正派人士一战,只有对海殇君手下留情一点了。获胜之后,云岫君与山涛君被魔魁之女吸走,我取出紫邪草解了海殇君的血烙之毒,大家在一起商量,我强忍心中的悲痛,却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对圣贤诸的怀疑,而他也承认了自己是半魅人,权欲与野心真是俗世的祸根哪!宇宙神知带着亢无后赶来,圣贤诸见势不妙就遁走了。亢无后说他带走的是假货,而要制成克制幽灵箭的真正秘宝“太极甲”,尚需东岛(即隐雾岛)上忍术高手神鹤佐木的“如意宝”。大局为重,我只能准备出发去找人。
要渡过波涛险恶的大海到东岛,必须先找到造船能手百里抱信。据说此人喜欢去酷寒之地,于是我又到了天河。一切仿佛犹在眼前,去年风景去年雪,佳人却已在冥冥之中了……遇到了百里抱信,听他说还需要一颗定海珠,跑一趟西丘去取了来,遂上船远行去东岛。
见到神鹤,又被人家以为是冒牌的而打了一顿。击败了神鹤,他的一个徒弟却突然进来挑拨是非,我用气功打中了这家伙———没想到他就是圣贤诸,而从他身上掉出的装有九龙菩提经的菩提宝盒,更表明了他就是那个当年欺骗了刑婆的负心人,神鹤一怒之下用透骨神抓将圣贤诸吸入了体内,又告诉我如意宝观在刑婆手中。他甚至告诉我说羽孔雀的元灵可能在西丘附近,这么说,还有希望……
神鹤佐木跟着我们一起到了大汗之野,看了一出刑婆与圣贤诸的结局,得到如意宝后去三教圣陵找亢无后,三日后太极甲终于制造成功,装备之后,我独自一人去西丘探坊。
一进西丘就见到宇宙神知,他问我是否要救羽孔雀,这还用问吗?神知的气劲助我亢灵出窍,终于能和羽孔雀再偎依在一起了,神知提出了解救的办法:要找齐王宝炉,且五宝袋中要有各属性的庙、平、落三种元灵至少各一个,然后再到石中仙所指示的练炉圣地去。羽孔雀甚至提出可以把她练化,这样会功力大增,可我怎么忍心答应?我再也不想失去伊了。
于是回到三教圣陵,石中仙就是亢无后身后三尊石像中间的那尊,在其面前使用憾天秘鉴,石像开口话了,原来他是云州儒侠史艳文。据其说炼炉圣地就在野外左上方的圆形深色平地,而从该处走南三步、东四步、南五步就会找到攻击力最强的太极精剑。
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太极精剑,炼完炉就赶回西丘,与肉身合并后,我终于又和羽孔雀在一起了……只是伊说我们结合还需要“坎离珠”,传说中它在海洋最靠近内陆附近,我来到天河,在海水最深入陆地的岸边按空格键找到了坎离珠,历经干劫,天地为证,我素续缘与与羽孔雀今生今世不再分离……

天地有正气

最后的决战即将来临,必须先作好所有的准备,例如可以去西丘左边的宝迷洞找乱世间加入,可以先买好各种药物,等等。一切就绪后,我来到三教圣陵,按亢无后的指点,率众进入了有霹雳标志的乾中盒入口。
乾中盒是敌人最后的巢穴,地狱般的感觉。先杀到右下角的第一个蓝色传送点进入第二层,又从左上角的传送点到达第三层,再从中间的传送点进入第四层,走过蓝线桥后进入对面的蓝色传送点来到第五层,穿过左上角的传送点进了乾中盒的中心地带,然后一直上行,终于找到了魔魁之女和她的爪牙们。一场大战后我方获胜,可是以后的胜利远非如此轻易便能获得的。魔魁复活了,战斗也就愈发残酷。魔魁提出的条件双方单挑三场,正派三局两胜后才能跟魔教进行总决战。父亲一口就答应了,因为对我有信心。以我今日的武功,放眼天下,已无人可望及我项背。对方出场顺序是魔魁之女,魔魁及非凡公子,都先后败在我的剑下。而到最后一战时,我所倚仗的已不是武功,而是充沛天地间的那一股正气… …
我知道自己定能活着走出乾中盒的,能再感受阳光普照,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真好。羽孔雀在琉璃仙境等我,希望这武林从此不要再有杀戮和仇恨……

终篇 炉中乾坤

独立山巅,看风云变幻———走出霹雳的世界,再也没有无敌的感觉。虽然用了FPE,也并非所有的仗都赢得轻松(我也曾亲眼看到有人在乾中盒里转了整整一晚止都无法通关)。等级固然重要,各项能力的提升也不容忽视。游戏中能力的提升不是来自升级,而是需要进行特殊的“炼炉”。
一路上可以得到许多元灵,由弱到强依次为落、平、庙。在得到宝炉之后,即可进行练炉,一旦成功,某项能力就能得到提升。元灵越强,成功概率越大,当然也可以用聚灵丹将弱元灵聚成强元灵,另外,石中仙所说的练炉圣地,其实一开始就可以去,成功率特别高,(同样也可以早早就装备上太极精剑哦!)
元灵必须存放在相对应的宝袋中,青龙绿袋和朱雀红袋可以在琉璃仙境找到,紫薇黄袋可在盘天洞找到,百虎金袋在魔域,玄武黑袋则在西丘机关阵中。相比之下,五大宝炉的的发现要困难些,因为必须先找到各自对应的“针”:琥珀针在野外方城左上方岩石处,龙吟针在方城附近的宝箱,血青针在野外猜心园右下方的宝箱中,鹤顶针在琉璃仙境,虎头针在血道天宫上方的宝迷洞中,再找五大宝炉:紫薇太极炉可在琉琉仙境左上方发现,青龙偃月炉在齐天殿大厅左下方的阶梯旁,白虎赤炼炉在大汗之野,朱雀阴阳炉可在西丘的草丛中找到,玄武抑魔炉则在天河。五大炉宝齐备,爱怎么炼就怎么炼。
以血的教训提醒大家要注意避幻术,一旦中了对方的幻术,任你英雄盖世,也只能乖乖挨打,只落得个气急败坏而已。另外战斗中的罡性生克也十分重要,罡性相克是青龙克紫薇、紫薇克玄武,玄武克朱雀、朱雀克白虎、白虎克青龙;罡性相生则为青龙生朱雀、朱雀生紫薇、紫薇生白虎、白虎生玄武、玄武生青龙。善用罡性转换,往往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“乾坤能大,算蛟龙。无不是池中物。”———炉中乾坤,心中也乾坤。《霹雳幽灵箭》是不是伤心小箭,但看挽弓者了。

责任编辑:gonglue

相关阅读:
Top